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酒肉郭健  

2010-01-19 15:43:09|  分类: 吃喝玩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这个标题只说对了一半:郭某人酒喝的总量估计不及一位爱酒如命的人一顿拼酒的容量大。记得三年前和孔庆东教授开玩笑,说自己能喝两瓶白……孔教授当即明白,回复曰:白开水我能喝两盆(东博书院至今尚有此留言记录,和今天回忆的内容大同小异)。不过就吃肉来说,我倒是不得了:昨天还特地写了篇《漫话东坡肉》来继续精神享受一番(星期天晚上刚吃过东坡肉)。至于其他的鱼肉禽蛋水产,基本上来者不拒,但有便吃(注:熟的,生的可别指望我吃)。

  不过我可不是肉食动物,或者说现在的郭健不是肉食动物了。十几年前,我就开始意识到膳食均衡的重要性了。现如今,肉是基本上照吃不误,但是不会每顿只是吃肉了,肯定有素菜搭配,否则宁愿饿肚子也不胡吃海塞。虽然个人有点挑食,但是我所吃的食品,已经足够维持我的营养平衡了,也不会使我得上什么疾病。

  《幽默梁祝奇缘》里,梁山伯精通所谓的“四艺”:吃喝玩乐。本人也会一点,但是只是一丁点:因为继续腐败下去,自己健康必定受损。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腐败到了极致,等待他们的就是灭绝。

  眼下,我正喝着浓浓的普洱茶,输入着这篇杂谈在。之所以喝起了普洱茶,是因为蔡澜老先生推荐的(他回答别人的微博时被我看到了):喝浓普洱茶可以预防长胖。而我最近两年体重是年增十斤,连续增长。再长下去,估计自己立即就进入“三高”人群了(家里有高血压病史,父母都是高血压,自己高血压概率是百分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步入“三高”的时间,喝浓茶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说到喝茶,想起乾隆在退位时回答一位力荐他不可退位并喊出“国不可一日无君”的大臣时的经典语录:“君不可一日无茶”。据说乾隆长寿,与他喜好饮茶有关。但是没有发育起来的孩子,不建议你们喝茶——那样对身体有害的。就像公交车的移动电视里民生博士说过的:“健康,是要讲科学的”。

  不过我不来谈什么喝茶的心得,因为我喝茶,纯粹也是为了保命。对于茶叶的牌子我倒是知道一点,但是对于茶道和品茶,我不在行。就像我在《从水浒里的人物吃饭说吃》开头说过的那样:我不是进行学术研究的,所以这个内容仅是泛泛而谈。您要是想看专业文字,请先关了已经打开的“郭健先生的博客”。就像我写的《正说水浒人物》和其他的一些学术讨论的文字,都是自己一时兴起的时候写下的。好在我不喝酒,如果有了句把“敢笑黄巢不丈夫”的错误句子,会立即删除掉。

  不论是自己发现或者别人指出的错别字、病句等地方,我也会立即修改,免得“贻笑大方”。差点跑偏了:虽然不喝酒,但是好酒的牌子却知道不少,甚至什么酒有什么样的典故也有所了解。就好比你要写屠夫,不一定要亲自去屠宰牲畜一样,我对中国的名酒,早在学习《中国经济地理》时就已经略知一二了。

  记得合肥城隍庙原本有两家仿古的酒肆茶楼,是1987年开张的(也可能早1年,我记得不太清楚了)。酒楼名曰:醉月居,茶舍称为:茗香轩。可惜现在两家都已经空留一楼,而变成了其他的小商品市场了。我那时候喜静不喜动,加之不满十岁,所以没有去醉月居喝过酒。但是茗香轩茶楼,倒是去过两次,都是父亲领着我去的。一次是专门去喝茶的,另一次是帮祖父买茶叶的(茗香轩一楼当时也出售茶叶),不过买茶叶那次,想买的“太平猴魁”没有买到,只买了一包“太平魁尖”。可见在当时,物资还是有点紧俏的。

  喝茶的那次,记得当时给我们上的是那种盖碗。不过我倒不是贪图喝茶,而是喜欢吃品茗时父亲买的点心:蛋糕和葵瓜子。现在回忆起那次喝茶的情景,仍仿佛历历在目。那种小蛋糕,说起来并不比如今的糕饼店里制作的好(估计当时最好的点心也就是由好华和永康两家食品厂制作并出售。今天汽配城和临淮路最东段就是两厂的遗址所在),但那滋味还是令我回味无穷。

  至于葵瓜子等炒货,城隍庙里的几家都很了不起:陶永祥、史义兴、小刘瓜子等都是名家。他们如今仍然继续在那里经营着,要是外地的朋友来合肥游玩的话,想吃炒货,不妨去城隍庙走一趟。好了,不提这个了,免得被人说,我在为炒货店免费宣传呢。

  周树人老先生在《社戏》的结尾说过,再也没有听过那样好的戏,没有吃到那样好的(罗汉)豆了。我当时虽然听老师讲课明白了他的用意,但是真正有同感还是在自己回忆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才产生的。

  前几年,为了几次不成功的相亲和“恋爱”,也曾经去茶楼喝过茶。不过给我个人的感觉是,如今的茶楼,西风压倒东风,和咖啡馆差不多的居多,纯粹中式的几乎见不到。也许我是庐州(夜郎)自大吧:因为我在厦门的时候不去茶楼,而在合肥去的也很少,其他城市我又没有去过,所以这种结论是以偏概全的。

  当然,西式的茶楼也有它的优点:适宜制造浪漫的气氛。要是你和恋人身边围着一大群人,估计也只能灌上两盖碗茶,然后擦嘴走人了。

  就像赵本山2000年的那个小品一样:本文写着写着,好像无法收尾了。不过好在我的“吃喝玩乐”,刚刚写了两篇“吃”,今天这篇,算是“喝”,还没有写“玩”与“乐”呢。那就来一个评书里常有的结尾:预知郭某人如何玩乐,下面几篇再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