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百变金刚胡屠户——歪批古典小说非主流人物之三  

2010-10-01 23:50:11|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对胡老爹的乱弹要等等才贴上来的,但是考虑到他老人家的名气犹在华歆、李小二等人之上,有着代表性,所以,跳过时间顺序限制,直接请动他老人家。

  《儒林外史》写的本是儒林人物,或正面(杜少卿、迟衡山、王冕等人)或反面(严贡生、匡超人、王惠等人)或亦正亦邪(周进、范进、马静、王玉辉等)。写劳动人民不多:像鲍文卿、鲍延玺父子,老子行事完全是圣贤才有的举动,儿子虽然不得不流于庸俗世界,但是仍然懂得知恩图报,不失为一个好人。再如结尾的四奇人和于老者,芜湖县的牛老爹和卜老爹,都是正面人物,也都是劳动人民。

  但是既然是劳动人民,也就有一些人的形象未必好看。而《儒林外史》着墨不多、却给后世留下深刻印象的,就莫过于范进的老丈人——广东南海县集上卖肉的胡屠户了。

  胡老爹的形象,比起易中天教授口口声声颂扬的曹操起来,要可爱、率真多了。他有儿有女,女儿相貌不佳,被当地佃户何美之的老婆评价为“是庄南头胡屠户的女儿,一双红镶边的眼睛,一窝子黄头发,那时在这里住,鞋也没有一双,夏天靸着个蒲窝子,歪腿烂脚的。而今弄两件尸皮子穿起来,听见说做了夫人,好不体面;你说那里看人去!”

  有着这样一个女儿,老子又是个杀猪卖肉的,所以也就难嫁。也就是胡屠户自述的“想著先年我小女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都没能嫁掉。后来本地有个老生员范进,当时也都快四十了,家徒四壁,没得钱娶媳妇。后来派人来说亲,胡屠户一咬牙,干脆就把女儿嫁给这个“现世宝”,总比嫁不出去强。

  胡屠户虽然对女婿不满意,但是绝不是一些评论家说的,压根就不管不顾了。否则不至于敢托大的在范进面前说出“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的话来。估计范进以前几次的考试的盘缠和少数时候的生活费,胡屠户都贴过他。最后他考举人那次,被胡屠户骂了一顿后,是瞒着丈人去的,回家的时候,家里“已是饿了两三天”,所以胡屠户知道,又骂了他一顿,这难道就是因为责备他不听话去考试吗?恐怕还是在责备他不通知一下自己,否则就再不济,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挨饿啊。

  我说胡屠户一定照顾过范进的生活,还有两处出典:一是范进本不会任何营生,没有人资助,如何能够生存?再者原著里范进中举那日胡屠户来贺,临走时对女儿说过“我早上拿了钱来,你那该死行瘟的兄弟还不肯。我说:‘姑老爷今非昔比,少不得有人把银子送上门去给他用,只怕姑老爷还不希罕哩。’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银子家去,骂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胡屠户的儿子为啥不肯呢?还不是因为以前胡老爹贴过他姐姐姐夫,都是有去无回的,所以他不愿意。当然,胡屠户这一次没有白贺,立即得到了六两多银子的实惠。

  返回来再说范进,他考了几十年,好歹在五十四岁时,被一个同病相怜的周学道认可,进学成了范相公,当了秀才。胡屠户听说后,带了一挂猪大肠和一瓶酒,“特地前来贺你”,看看原文是如何写的:

  范进立著,直望见门枪影子抹过前山,看不见了,方才回到下处,谢了房主人。他家离城还有四十五里路,连夜回来,拜见母亲。家里住著一间草屋,一扇披子。门外是个茅草棚。正屋是母亲住著,妻子住在披房里。他妻子乃是集上胡屠户的女儿。范进进学回家,母亲妻子,俱各欢喜;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丈人胡屠户,手里拿著一副大肠和一瓶酒,走了进来。范进向他作揖,坐下。胡屠户道:“我自倒运,把个女儿嫁与你这现世宝穷鬼,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使你中了个相公,所以带瓶酒来贺你。”范进唯唯连声,叫浑家把肠子煮了,烫起酒来,在茅棚下坐著。母亲和媳妇在厨下做饭。胡屠户又吩咐女婿道:“你如今既中了相公,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业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面前装大?若是家门口这些种田的、扒粪的,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学校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范进道:“岳父见教的是。”胡屠户又道:“亲家母也来这里坐著吃饭。老人家每日小菜饭想也难过。我女儿也吃些;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几十年,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说罢,婆媳雨个,都来坐著吃了饭。吃到日西时分,胡屠户吃的醉醺醺的,这里母子两个,千恩万谢。屠户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去了。

  这次足见胡老爹一副“装大”嘴脸:其实范进此时虽然没有做官,但是比起后世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已经是“人上人”了,他去县衙大堂,因为有功名,都不用下跪的——胡屠户本人若是上公堂,还得下跪呢。所以说胡屠户怕女婿得了甜头就压在自己头上,特地如此“教导”他。但是他也知道范进为人忠厚老实,所以特地叮嘱他,你已经比起门前这些“种田的、扒粪的”身份高出许多了,不用再和他们平起平坐。

  而且这次胡屠户是唱主角的:范进因为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短,胡屠户再不济也是自己的老丈人、“长亲”,所以一连“岳父见教的是”。胡老爹则一开口就夸耀自己的“功绩”:“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掣你中了个相公”,实际上,读者都清楚,范进是因为遇到了周进(之后还有喜欢“陈猫古老鼠”文字的汤奉知县)这样的难友,才得以进学的。胡屠户以“有功”自居,所以也吆五喝六的,表示“亲家母……每日小菜饭想也难过。我女孩儿……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十几年,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这样的话,前者是个引子,后者是极不给范进母子面子的。牛浦后来在董瑛面前说自己舅丈人失礼,都不行(他的舅丈人是假扮仆役的,在董瑛那里没有说明)。何况当面说人家不好。

  所以当范进想去参加乡试,被胡屠户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相公,就‘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中相公时,也不是你的文章,还是宗师看见你老,过意不去,舍给你的,如今疑心就想起老爷来!这些中老爷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你不看见城里张府上那些老爷,都有万贯家私,一个个方面大耳。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馆,每年赚几两银子,养活你那老不死的娘和你老婆才是正经!你问我借盘缠,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钱把银子,都给你去丢在水里,叫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胡屠户说范进的秀才功名是周进看他老,过意不去舍给他的也不是空穴来风,周进和范进同病相怜,才学还不如范进,所以对范进很照应不假。但是周进走时打了招呼的,只要范进继续去参加考试,一定会得到保荐。因此范进此次考试是必中的(后来范进因为丁忧,没能及时参加考进士,周进还很遗憾,等范进一进京就追问原因呢),但是必须去考试,否则“自古无场外的举人”。

  于是范进瞒着老丈人,请同案的几位朋友,一起去参加乡试(盘缠是这几位朋友挤出来带掣他的),回来后,因为没有告诉胡屠户,导致母亲、妻子挨饿两三天,胡屠户知道后,又气又心疼,再次骂了范进一顿。

  到了发榜那天,胡屠户在集市上卖肉,老早听到人说他女婿中举了。这下子和秀才不一样了:秀才最多以后去私塾教书,或者给人家当官的做个师爷(以范进的能为,这个也很难做到),没太大出息的。举人却是“老爷”,有一定的特权和势力,范进这次发了,自己是他的亲戚,也能沾光的。

  于是胡屠户当机立断,不做生意了,带了四五斤肉,让一个伙计拎着,另外去家里拿了四五千文钱来范进家贺喜。没想到刚一到女婿家,亲家母哭着告诉自己,儿子看到喜报后,高兴得疯了。这对胡屠户来说可谓晴天霹雳——他老人家的下半生还真指望靠着女婿的。所以他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

  与此同时,那些报喜人也提议让胡老爹去打范进一个耳光,把浓痰打出来(后文鲁编修就缺了一个像胡老爹这样的丈人,喜极痰中了脏,侍读还没当上就此死去),救回范进。胡屠户的心中是矛盾的:他的后半生全靠女婿了,当然希望他能够健康回来;但是他胡老爹也很迷信,听“斋公们说:‘打了天上的星宿,阎王就要捉去打一百铁棍,发在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我不敢做这样的事”。这个描写很真实,如果胡屠户是无神论者,那倒离谱了。

  胡屠户的顾虑,最终敌不过他想女婿正常后的发财梦,加上报喜人的劝说和范进家门口一位刻薄邻居的揶揄,最终他同意去救人:屠户被众人拗不过,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油晃晃的衣袖,走上集去,众邻居五六个都跟著走。……来到集上,见范进正在一个庙门口站著,散著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著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胡屠户凶神般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生!你中了甚么?”一个嘴巴打过去,众人和邻居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胡屠户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手早颤起来,不敢打第二下。……胡屠户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天上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得狠了,连忙问郎中讨了个膏药贴著。

  有趣吧?翻本就在这一巴掌上。胡屠户赌赢了!从此正如他吹嘘的“我哪里还杀猪!有我这贤婿老爷,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么?”而且,从此范进也正常了,最后做到通政公之职。可以说胡屠户这一巴掌改变了一切。否则,范进疯了不正常,胡屠户还得帮女儿照顾这个疯子女婿,那真是倒霉透了。

  当然,既然胡老爹心中有着顾虑,所以担着小心,打了这一巴掌,导致手有点疼,但这个代价还是值的。

  不过从整部《儒林外史》来看,胡屠户纯粹是个“非主流”,他之所以在后世名气太大是因为《范进中举》被选编入了教材,所以扬名立万。我给他下的评语是“百变金刚”——也就是变色龙,和契诃夫笔下的奥楚蔑诺夫警官一样的善变。但是胡老爹的善变,则是属于人之常情。我们如今在各处,总能到胡屠户式的人物。

  他在范进中举前,还是批评、说教他,在范进面前“装大”,一骂一个狗血淋头。可是范进中举后,胡屠户立即“变色”,由讽刺范进“尖嘴猴腮,不三不四”,变成了说他“才学又高,品貌又好”,甚至城里张府那些“方面大耳”的老爷,也不如“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难怪有人评曰“尖嘴猴腮的体面相貌”,胡老爹真善变。

  胡屠户如此改口除了因为要依靠女婿照应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心中对当老爷的敬畏:范进如今成了老爷,自己不能在他面前摆谱了,所以他必须称颂范进。而且,这是立即就有回报的,因为他拿了五贯钱,帮范进打发了报喜人,又救了范进,范进觉得这么多年吃岳父的,不能白拿,于是从张乡绅送给自己的五十两银子里拿了六两多银子,给了胡屠户,这时候称呼他“老爹”了(“老爹”的称谓可能不是疏远了,而是走近了。湖北人管自己的岳丈就叫“老亲爷”,意思说和自己的父亲一样)。胡屠户很高兴,表示要回家训斥儿子“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以宣扬姑老爷不忘本。“千恩万谢,低著头笑眯眯的去了。”

  当然,总的来说,胡老爹还是上不得台盘的。听到张乡绅来拜望范进时,他吓得躲进女儿房里,直到张乡绅走了才敢出来,就是一例。他总是吹张乡绅“他家就是我卖肉的主顾,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可是见面的时候他连招呼都不敢打,须知胡老爹毕竟是范进的亲属,又是范进的长辈,要是个体面人,会留在厅里陪客的(连鲍延玺一个落魄戏子,投靠杜少卿的时候,还帮着做过两回陪客呢)。范进母亲死后,胡老爹本来“上不得台盘,只好在厨房里,或女儿房里,帮著量白布、秤肉,乱窜”。可是当范进央他去集上找认识的和尚带话,请僧官带人来给母亲念经超度的时候,胡屠户最后亮了一次相,吹嘘自己:

  屠户拿著银子,一直走到集上庵里滕和尚家,恰好大寺里僧官慧敏也在那里坐著。僧官因有田在附近,所以常在这庵里起坐。滕和尚请屠户坐下,言及:“前次新中的范老爷得病在小庵里;那日贫僧不在家,不曾候见,多亏门口卖药的陈先生烧了些茶水,替我做个主人。”胡屠户道:“正是,我也多谢他的膏药;今日不在这里?”滕和尚道:“今日不曾来。”又问道:“范老爷那病随即就好了,却不想又有老太太这一变。胡老爹这几十天想总是在那里忙?不见来集上做生意?”胡屠户道:“可不是么!自从亲家母不幸去世,合城乡绅,那一个不到他家来;就是我的主顾张老爷、周老爷,也在那里司宾。大长日子,坐著无聊,只拉著我说闲话,陪著吃酒吃饭。见了客来,又要打躬作揖,累的不得了。我是个闲散惯了的人,不耐烦做这些事;欲待躲着些,难道是怕小婿怪?惹绅衿老爷们看了,说道:‘要至亲做甚么呢?’”说罢,又如此这般,把请僧人做斋的话说了。和尚听了,屁滚尿流,慌忙烧茶下面。就在胡老爹面前,转托僧官去约僧众,并备香烛、纸马、写疏等事。胡屠户吃过面回去。

  实际上,范进的司宾是魏好古相公,是个写了“一个荐亡的疏,还错了三个字”的主儿。加上胡老爹,实际上都是不得要领的人物。胡屠户最后这一亮相,可是把个滕和尚吓得“屁滚尿流”,足见“老爷的至亲”也是压死人的。

  我之所以写胡屠户的评论,是因为如今胡老爹仍然到处可见,而且更加好笑了。如今的胡老爹,更多的在“精英阶层”和某些“非著名”人物里。

  胡屠户虽然非主流,但吴敬梓寥寥数笔,就创作了我国文学史上的一个经典的形象,可谓不朽。关于他,我就评点到此。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