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炮轰网易微博的混蛋编辑  

2014-04-06 16:21:3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易开博第五个年头了,不算太长;比较而言,微博则是网易一出就立即开始使用并发表文字,自始至终。但是今天实在是忍无可忍,要在这里炮轰一下混蛋的网易微博管理团队和任用他们的丁磊!

  起因是网易微博首页,每次电脑登陆的时候,总有一些恼人的推荐。今天又推荐了谢作诗的一篇微博(为了论据真实,此文打破不插图的常规),内容如下:

@慕容雪村 :春秋时魏将乐羊奉命攻打中山国,中山国把他儿子煮了,肉汤分了他一碗,乐羊坐在帐下悠然自得地喝下了。当时举国赞叹,只有睹师赞不赞成,说“其子尚食之,其谁不食?” “大义灭亲”是中国成语中最脏的一个,鼓吹这种精神无异于禽兽,不管大义有多大,也决不能加害自己的亲人。

  

炮轰网易微博的混蛋编辑 - 郭健 - 郭健先生的博客

 

  表面上看起来,谢作诗振振有词,好像他很“人性”,其实是在指鹿为马、张冠李戴,典型的不学无术!对此,作为被动阅读者(我在网易微博关注的就两个人:蔡澜先生和王立群教授)的我毫不客气的点评了他:“搞清楚“大义灭亲”的典故来源再发表议论不迟,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而且立即在该条微博评论栏里普及了“大义灭亲”的典故:“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大义灭亲:出自《左传·隐公四年》,讲述的是春秋时卫国大夫石碏曾经劝谏卫庄公,希望教育好庄公之子州吁。庄公死,卫桓公即位,州吁与石碏之子石厚密谋杀害桓公篡位,为确保王位坐稳,派石厚去请教石碏。石碏恨儿子大逆不道,设计让陈国陈桓公除掉了州吁与石厚的故事。跟《战国策》、《史记》记载的乐羊子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书籍很多,引经据典的时候,身边没有书,网络百科一下也是可以查到的。再说“大义灭亲”又不是什么冷僻词语,怎会查不到?加上此贼微博中一贯的思想言论,我只能给他下这样的定义: 属于混淆视听、指鹿为马。所以我在另外两条微博里也一语道破他的险恶用心:“反倒是《战国策·魏策》中,佞臣睹师赞在魏文侯当他面夸‘乐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时,却别有用心的对曰:‘其子之肉尚食之,其谁不食!’导致魏文侯猜忌乐羊,和今天谢作诗在这篇微博里颠倒黑白是一样的居心!其心可诛!”而且我也反讽他:“按照谢作诗之流的逻辑,东汉的赵苞没有投降鲜卑,导致母亲、妻子被害,也是没有‘人性’。可惜的是,真正没有人性的,恰恰是谢某人以及追随它的同类!只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皮的XX罢了。”我连“畜生”两个词都不愿意用在他们身上,微博里提到的时候用了“它”,足见在我心目中,谢作诗和那身边那群宵小的形象。

  当然这也会招来某些疯狗的撕咬:

@woxiangrishaofu:回复@郭健:你母亲说了几句对裆不满的话,你要把你母亲千刀万剐,这才能表达你对裆有多忠诚哦!几十年前最疯狂是不就有很多人这样做吗?裆性真强!

  且不说它连我是谁都不清楚就乱咬一气,就冲它的文字和网名,我也懒得多说,直接回复了它:“狗崽子马上就上来咬了。很可惜你这狗崽子不学无术,就连当汉奸,都只是个‘特务丁’、‘狗腿子丁’的命运,连‘汉奸甲’都混不到。”谢作诗本人到现在没敢回复,因为他心中有鬼在,而且我说的都是真话,说假话的人最怕遇上真相。

  网易微博一再容忍这样的微博出现而不删除,还给谢作诗之流冠以“经济学者 微专栏”这样的称号,忍无可忍的我只得发了一条微博:“丁磊和他的团队允许谢作诗之流在网易微博上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我也要学学魏文侯,怀疑一下他们的动机了。”

  这话刚发出去,就被以前也不止一次删除了我微博的“微博助手”删除!这只笑面老虎“很有礼貌”的表示:尊敬的用户,您在2014-04-06 13:20:50发表的微博“丁磊和他的团队允许谢作诗之流在网易微博上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我也要学学魏文侯,怀疑一下他们的动机了。...”已被删除。给您带来不便,表示歉意。如有疑问,您可以申请恢复。

  可以恢复吗?我的申请从来都没成功过。我发过的微博,左的左不过黎鸣;右的也肯定不如茅于轼老贼和谢作诗、孙大午之流。可是却被删掉:我曾在2012年11月17日18:16:32质疑过网易微博:“网易微博编辑,你们除了删除真话外,还能干什么?那些欺骗广告、散布分裂、反对国家、政府、传播色情、赌博的言论,你他妈的一个不删,专门欺负老实人!”当然这也已经被删除了。没封我的号,还是因为我在这里名气不大,或者他们想用这个来显示网易“宽容”——连话都不让人说,还宽啥容?

  对此,我忍无可忍,立即写下了微博:“你不让发不要紧,别忘了,不止你网易一家有微博的。 ”这也被删,跟着一条:“我在别的微博里也会点丁磊的名字,这你们可删不掉!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不存在名誉损坏。 ”或许该条微博有点震慑力,他们没删了。

  为了防止他们的继续破坏,我干脆在我新浪和搜狐的微博也发了同样的内容,人家可是没有删。看到后,我揶揄了一下网易:“请网易的编辑们不要脑萎缩:昔日湖北足球名宿丁三石的儿子也叫丁磊,人家在足球圈也小有名气。是不是看到‘丁磊’两个字就得删掉啊!那么你们的足球报道,会不会在“丁磊”两字上打上XX或者马赛克,抑或口口? ”打叉本为勾决犯人,口口(两个方框)一般用来代打字库里没有的字,“丁磊”应该和这都不沾边。

  好像在新浪提到曹国伟,在搜狐提及张朝阳以及在腾讯抨击马化腾,都还不算敏感词啊,何况我说的句句是真话,结果在网易就沾上“丁磊”二字,立即被删除!

  可恶!我只能说,丁磊比李光耀的权利都大。而他手下“草木皆兵”的结果呢?只能是好人被堵住嘴不让说话,坏人敞开某个部位尽放臭屁!应该检讨的是:为什么在新浪微博、搜狐微博,谢作诗之流给人家拎鞋子都不够格,而在网易会被奉若神明?这不正说明网易微博缺乏魅力吗?在网易微博,根本搜不到孔庆东、纪连海、孟宪实等有真才实学的人!即使王立群、蒙曼等教授,虽然有账号,但是内容也是去年乃至前年的。唯一好一点的是蔡澜先生,但是也没有互动,说明只是一个“护法”(蔡先生对帮助他在网上收集提问和回复的网友统称)在代理。而在新浪微博,我和蔡先生是直接互相关注的好朋友。

  我说谢作诗在另外两家吃不开不是说着玩的:

炮轰网易微博的混蛋编辑 - 郭健 - 郭健先生的博客

 

  同样是这条颠倒黑白的微博,新浪不给他推广,转发统共七次,跟帖评论两条;搜狐也不给他推广,结果是转发六次,跟帖一条(还是骂他的)。网易强行推广的效果如何?看图就明白了:转发141次,评论41次。说明某些恶势力在背后起的推波助澜作用。

  想起孔子当年杀少正卯的事情了:孔丘有无嫉妒成分且不分析,但他杀少正卯的借口就是蛊惑人心。原文如下:孔子曰:“居!吾语女其故。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处足以聚徒成群,言谈足于饰邪营众,强足以反是独立,此小之桀雄也,不可不诛也。是以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公诛管叔,太公诛华仕,管仲诛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此七子者,皆异世同心,不可不诛也。《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小人成群,斯足忧矣。”(《荀子·宥坐》)

  谢作诗本为一蛊惑人心者,网易微博在没有牛(各界名流)的情况下,非要拉这条狗来耕田,也就变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鲁迅曾对唐弢说过:“快了!一个政权到了对外屈服,对内束手,只知道杀人、放火、禁书、掳钱的时候,离末日也就不远了。他们分明的感到:天下已经没有自己的份,现在是在毁别人的、烧别人的、杀别人的、抢别人的。越是凶,越是暴露了他们卑怯和失败的心理!”这话用在网易很合适,幸亏丁磊没有从政,否则还不是血流成河。

  算了,点到为止,望你们好自为之,创品牌不易,砸招牌却很容易。

  篇尾啰嗦一句:同样的内容,我也会发在另外三家门户网站,省得被你们删掉后还得重新上传,麻烦。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