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福尔摩斯从未真正输给艾琳·艾德勒·诺顿——评《波西米亚丑闻》案  

2015-11-21 11:22:20|  分类: 百度贴吧专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道尔爵士的《五个桔核》里,福尔摩斯对奥彭肖说过,“我曾失败过四次——三次败于几个男人,一次败于一个女人。” 而这个败于一个女人的案子,道尔爵士通过华生的笔下,定格为《波西米亚丑闻》案,福尔摩斯是被艾琳·艾德勒·诺顿给打败的。

  真的吗?我看未必。福尔摩斯在本案里并未被诺顿夫人困住手脚,甚至由于他的出现,使得诺顿夫妇不得不最后远遁外国,留下告饶信件。在这种情况下,非要说福尔摩斯败给艾琳,也未免说不通。其实福尔摩斯认为自己失败只有一个原因,这也就是我所分析的内容:

  本案是道尔爵士弃医从文时写的第一篇侦探小说(之前的两部中篇属于一时兴起之作,其中《四签名》更是别人约稿诞生的),从1891年7月起,英国的《海滨杂志》有幸成为福尔摩斯系列小说的载体。而道尔爵士后来写下了一则又一则文字,成为了侦探小说史上最了不起的作家。

  本案中,福尔摩斯接手的是一个不算太难也不算太容易的案子。艾琳·艾德勒一开始的确存在敲诈波西米亚国王威廉·戈特赖希·西吉斯蒙德·冯·奥姆施泰因的可能性,因为那个时候国王要结婚了,而艾琳还是单身。但随着福尔摩斯接手这个案子后发现,艾琳嫁给了戈弗雷·诺顿律师,成了诺顿夫人,也就是说,福尔摩斯只要毁了那张合影照片就可以完事大吉。而这张照片反而对艾琳不利,因为如果被诺顿发现后怎么样则很难说。这是案子容易的地方。但是困难的却是福尔摩斯到哪儿找这张照片?之前小偷和假强盗都查过,也没能找到这张照片。在这个情况下,福尔摩斯很难(时间上也不允许)去一处一处搜查寻找照片。更关键的是,如果艾琳被逼急了,很可能狗急跳墙,把照片和信件寄给国王的未婚妻斯堪的纳维亚公主克洛蒂尔德·洛特曼·冯·札克斯迈宁根。如果到这一步,福尔摩斯才是彻头彻尾的败给这个女人。

  至于后世一些人意淫的,福尔摩斯喜欢艾德勒这个女冒险家,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属于阅读《红楼梦》的道学家,只看见了“淫”。道尔爵士写成本文的时候就怕读者误会,在一开头就表示:歇洛克·福尔摩斯始终称呼她为那位女人。我很少听见他提到她时用过别的称呼。在他的心目中,她才貌超群,其他女人无不黯然失色。这倒并不是说他对艾琳·艾德勒有什么近乎爱情的感情。可见根本不存在福尔摩斯对艾琳·艾德勒单相思,而且道尔爵士在本文开头也表示,这位诺顿夫人已经去世。

  从福尔摩斯接手本案,就开始了一次较量。这次较量原本是不公正的:艾琳·艾德勒在明,福尔摩斯和国王他们在暗。福尔摩斯一开始就利用了他的化妆术了解资料,并且将艾琳的底细侦查得一清二楚。更关键也具有戏剧性的是,他还成了戈弗雷·诺顿迎娶艾琳·艾德勒·诺顿的证婚人(这点只有他和华生知道),这对他来说,等于掌控了更多的秘密在手。一直到在艾琳成亲后的当晚,福尔摩斯安排下一个大场面,一场假的受伤事故,使得他被请进了布里翁尼府第;甚至到华生扔进了冒烟的管子高喊“着火啦”,这个时候福尔摩斯都是占据着主动权并且处在暗处的。

  直到福尔摩斯高呼“那是一场虚惊”的时候,他的举动引起了诺顿夫人的怀疑,变成了他在明处。果不其然,诺顿夫人在他还没来得及拿照片前,让马车夫盯着他——尽管福尔摩斯也有和马车夫动手的可能,但他没这么做。然后自己化妆跟踪福尔摩斯。这就是福尔摩斯甘拜下风的原因:他一向以化妆术侦查别人,而本案里,一个刚刚跟他还说过话的女人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跟踪了他,而他却茫然不觉。所以福尔摩斯觉得自己是被“那位女人”打败了,也就是让他过去对女人的聪明机智常常加以嘲笑,近来很少这样的嘲笑的原因。因为他的计划险些毁在这一细节的失误中。

  当然,诺顿夫妇更害怕福尔摩斯,诺顿夫人为此向丈夫坦白了自己的过去,诺顿也不计较,但夫妻俩为了将来的生活,留下了告饶信和照片,远遁他乡。这对于波西米亚国王来说,和烧毁了照片没什么区别。对于福尔摩斯来说,他对国王表示“假如她能当王后,那她不就是一个令人钦佩的王后吗?多么可惜她和我的地位不一样”的话比较厌恶,冷冷的用“从我在这位女士身上所看到的来说,她的水平的确和陛下的水平很不一样”来回敬,离开布里翁尼府第时,很失礼的不跟国王握手,这就是他的个性。至于本案的报酬,国王之前支付了一千英镑,之后又送给了福尔摩斯一个壶盖中心嵌上了一颗紫色水晶的旧金鼻烟壶作为纪念。

  本案对福尔摩斯的日常的资料索引有所提及,这个索引的价值,远远超过契诃夫说的“第一幕墙上挂着一支枪,第三幕枪就会响”的作用。后来在《空屋》等案子里都使用过,莫兰上校、阿瑟·斯道顿、亨利·斯道顿等人的内容都记载在案。而福尔摩斯的日常收入来源、他敏锐的观察力,都有所介绍。

  至于福尔摩斯有没有败给艾琳·艾德勒·诺顿,见仁见智。但在我看来,除了没有拿到照片外,比起《五个桔核》、《工程师大拇指案》和《恐怖谷》等完败的案子起来,福尔摩斯其实是胜利的。至少艾琳·艾德勒·诺顿后来没有再出来兴风作浪。

  最后幽他一默,让本案穿越到当代,看看如何了结吧?

  “既然没有法律文件,那我就不明白了,陛下。如果艾琳·艾德勒想用信来达到讹诈或其他目的时,她怎么能够证明这些信是真的呢?”

  “有我写的字。”

  “呸!伪造的。”

  “我私人的信笺。”

  “偷的。”

  “我自己的印鉴。”

  “仿造的。”

  “我的照片。”

  “网上下载的。”

  “我们两人都在这张照片里哩。”

  “用电脑软件合成的。”

  本案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