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浅议《血字的研究》  

2015-07-09 13:06:38|  分类: 百度贴吧专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字的研究》(也有译作《猩红色的迷》,但个人感觉题不对文),是阿瑟·柯南·道尔爵士写出的第一篇福尔摩斯侦探系列小说,是一部中篇。福尔摩斯一共四个中篇,其中以1901年《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最为出彩。相比较而言,《血字的研究》则比较青涩。

  就和它青涩的文字一样,它的发表也是好事多磨:当初,道尔爵士(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医生,并未受爵,但是为了称呼方便,在我的读书笔记中以后都提前拿来称呼他)四处投稿碰壁,最后在1887年的《比顿圣诞年刊》上刊载。

  案件中,福尔摩斯和华生一直沿着葛莱森和雷斯垂德没查到的线索上进行追查,最终查明真相。这个案子我们现在当事后诸葛亮,要说一句,即使福尔摩斯没有参与,如果当时雷斯垂德能及时赶到赫黎代旅馆并找到约瑟夫·斯坦节逊的话,他还是有可能查明真相的——尽管他曾经把用来迷惑他们的“拉契”当成没写完的“瑞契儿”,一度弄得更远。至于葛莱森先生,他的追查本来也没有错,查到了死者生前最后一次的住处,可惜他刚愎自用的把房东抓了起来(阿瑟·夏明捷实际上等于就是房东,尽管租房子出去的是他母亲),还沾沾自喜的向福尔摩斯报功。结果当他从雷斯垂德口中得知斯坦节逊也被人用刀捅死并留下复仇血字的时候,“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竟把杯中剩下的威士忌酒起翻了”。当然,这与他暗中和雷斯垂德较劲也有关系。道尔爵士似乎对这位饭桶侦探也有点不满意,一直到写《威斯特里亚寓所》(走个过场)和《红圈会》的时候才重新让他出场,而这个时候,雷斯垂德和福尔摩斯已经合作侦破了很多案件,包括《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空屋》、《诺伍德的建筑师》和《六个拿破仑像》这样的加深感情、肝胆相照的案子。

  抛开案件不说,由于是初次写作侦探小说,道尔爵士还是有点主次不分的。本篇的第八章就是一个可以删去的章节,约翰·费瑞厄与露西·费瑞厄是父女就行,没必要写明是不是亲生。还不如像百度百科里介绍的那样:那是1847年5月4日,约翰和露茜,犹他州迷路的一个马车队之中仅剩的两位幸存者,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被正向盐湖城进发的摩门教救获。后来,为了生存,他们被强迫加入了摩门教。随着时光流逝,12年后,费瑞厄通过辛勤的劳作终于成为盐湖城最富有的人之一。露茜也长大成人,婷婷玉立、婀娜多姿,被称为“犹他之花”。但费瑞厄却一直保持单身生活。之后串上约翰·费瑞厄为什么要单身以及他女儿怎么认识侯波即可(即第九章其他原文),既跌宕起伏,又不拖泥带水。

  本书中对福尔摩斯有一个概述,不过后来道尔爵士逐步的加以修正。举例如下:第二章中有这样一段,“说实在的,福尔摩斯并不是一个难与相处的人。他为人沉静,生活习惯很有规律。每晚很少在十点以后还不睡觉”。但是到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福尔摩斯起床则变成很迟的了。华生说他对托马斯·卡莱尔无知,但到了《四签名》里,福尔摩斯对于卡莱尔推崇的瑞奇特(笔名约翰·保罗)及其作品则很熟悉。至于福尔摩斯被他早期列出的那张学识范围表,则更多的在后来被修正:

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学识范围:

  1.文学知识——无。(《四签名》里开始陆续修正)
  2.哲学知识——无。 (《分身案》里开始修正)
  3.天文学知识——无。(《博斯科姆溪谷秘案》里开始修正,因为过去天文学和气象学不分家)
  4.政治学知识——浅薄。
  5.植物学知识——不全面,但对于莨蓿制剂和鸦片却知之甚详。对毒剂有一般的了解,而对于实用园艺学却一无所知。
  6.地质学知识——偏于实用,但也有限。但他一眼就能分辨出不同的土质。他在散步回来后,曾把溅在他的裤子上的泥点给我看,并且能根据泥点的颜色和坚实程度说明是在伦敦什么地方溅上的。
  7.化学知识——精深。
  8.解剖学知识——准确,但无系统。
  9.惊险文学——很广博,他似乎对近一世纪中发生的一切恐怖事件都深知底细。
  10.提琴拉得很好。
  11.善使棍棒,也精于刀剑拳术。
  12.关于英国法律方面,他具有充分实用的知识。

  后面的基本上是称赞福尔摩斯的能力,所以就没有修正只是补充。

  本案是华生与福尔摩斯合作的第一案,也是福尔摩斯系列的第一案(尽管后来道尔爵士另外写了《格洛利亚斯科特号三角帆船》来说明福尔摩斯是如何走上侦探道路的),当时估计谁都没有想到,会对后来侦探小说界、以及道尔爵士本身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回到案子中来,福尔摩斯虽然接到了葛莱森的来信,但他并未先入为主的推测,而是根据已经养成的职业习惯,先从下过雨的道路上开始检查,并且在已经被警靴践踏得不成样子的小路上发现了凶手和被害人的足迹。这之后又通过检查得出了死者是被迫服毒的正确结论,而女人的戒指以及墙上的血字非但没有迷惑他,反而让他加深了足迹的判断:是情杀。而检查道路的结果让他做出了杰弗逊·侯波是一名马车夫的判断。至于看到罪犯而却不认识还送他走的警官孪斯,则让我们对比看清了警方的无能。葛莱森的刚愎自用,雷斯垂德的棋差一招,都是本案有趣的花絮。即使是福尔摩斯,他的钓鱼诱捕,也失败过一次,被侯波身边的一位朋友耍了。而且这个教训福尔摩斯后来一直记着在,到了《分身案》里,他就很不费劲的戳穿了温迪班克相同的鬼把戏。

  最后要提及的就是道尔爵士对美国人的某种看法,和我们时下公知们热吹美国怎么怎么好不一样,道尔爵士的笔下,美国人有好有坏,但基本上都是反面角色:从《血字的研究》到《五个桔核》,再到《跳舞的人》、《恐怖谷》、《红圈会》以及《三个同姓人》,几乎美国人都没有好玩意儿。即使是《贵族单身案》里,圣西蒙勋爵的岳父,也是个势利的人。这点,倒值得我们读者回味一番。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