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健先生的博客

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喜欢读点杂书,上网写点东西的人。一个被称为“古代人”的郭健。

网易考拉推荐

无意中成为鼻祖的《分身案》  

2015-09-29 21:37:57|  分类: 百度贴吧专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身案》最初在群众版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丛书中译作《身分案》,一度让我误以为是《身份案》,因为本案的确是在调查“霍斯默·安吉尔”的真实身份。而且本案是福尔摩斯第一篇家庭问题的案件。之前的《血字的研究》、《四签名》、《波西米亚丑闻》等案件无一为纯家庭问题案件,都是涉及外人的。虽然案情较为简单,但是由于本案的某些细节,导致它成为了很多后世著名侦探小说案件的鼻祖。

  本案中有一个地方我一直有疑问,不仅中文版,连英文版它都是放在《红发会》后面的,本案写于1891年9月,要迟于《红发会》一个月,但在《红发会》里,福尔摩斯和华生就提及过:“你当然会记得那天我们谈到玛丽·萨瑟兰小姐所提的那个很简单的问题之前所说的那段话吧:为了获得新破的效果和异乎寻常的配合,我们必须深入生活,而它本身总是比任何大胆想象更富有冒险性。” 而玛丽·萨瑟兰小姐正是本案的委托人。至少在我看来,本案的写作应该早于《红发会》,因为本案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大案,本身也没有什么保密的需要,不论道尔爵士还是他笔下的华生,都没必要将它发布在《红发会》后面。

  与之相似的还有《黄面人》和《马斯格雷夫礼典》,这两个案子都是福尔摩斯出现了错误,但最终查出了实情。它们的创作时间也是《黄面人》在前,《马斯格雷夫礼典》在后,不过文中那是华生回忆的时候选择了先刊登《黄面人》,虽然《礼典》案刊出似乎更应该早点,但也勉强说得过去。本案的问题则不太好说。

  好在这个疑问对此案的点评影响不大。案子本身极为简单:受益者只有那位继父温迪班克先生,而且但凡“安吉尔”先生在场的时候,温迪班克先生肯定出差去了,这肯定有问题。所以“两个人”是同一人的推断可以成立。福尔摩斯通过温迪班克的打字机回信和发出去的询问电报,查到了最后的一个细节,验证了自己的推论。当然,要是放在当代,福尔摩斯就未必能查到了——打印机无论是点阵式还是喷墨、激光照排机,色带、墨水和墨粉都经常更换的。不会随意有那么多特点可查——但发个电子邮件或者短信还是可以戳穿温迪班克的把戏。

  本案是道尔爵士笔下的三个继父中的一篇,这三位继父,两恶一善。迪班克在本案中还没能作多大的恶,只是欺骗了继女的感情,让她为不存在的“霍斯默·安吉尔”先生守节几年。但是本案中以及提及了一个隐藏的问题。詹姆斯·温迪班克是为了钱跟一个可以比他大了近十五岁的女人结了婚(那个时候人结婚都挺早的),其实他大可以去追求那个女儿(只比他小五岁零三个月),一样可以用她的钱——当然,这得冒岳母改嫁的危险,但那笔股票的利息却飞不掉的。

  当然,也有人会说,玛丽·萨瑟兰当时很可能未成年。但从她痴情的个性来看,这跟成年与否没多大关系。何况温迪班克本身的销售业务做得也很好,从他那么善骗的个性来看,骗取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的爱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别忘了,他装扮的霍斯默·安吉尔比他的形象还要难看,带着络腮胡子,故意装作有扁桃体炎,这都骗过了萨瑟兰小姐并赢得了她的爱情。他若是真的追求这女孩,无论她多大都会得手的。

  本案不像后来的《斑点带子案》,温迪班克的很多“恶行”还没能继续。但从他对继女说的“但是我将会重新得到霍斯默的消息的”话,就可以看出福尔摩斯评价他“那家伙屡次犯罪,总有一天罪大恶极被送上断头台”的话不是白说的。可以想象以后的情况是:过了几年,玛丽·萨瑟兰年龄也大了,准备随便找人嫁了。此时,詹姆斯·温迪班克为了继续霸占她的钱,继而连继女的主意也打了。于是查看化学书籍,找到了某种慢性毒药放在妻子吃的药品中,毒死了温迪班克夫人,在这之后企图用欺骗的手段占有玛丽·萨瑟兰。但是由于福尔摩斯和华生是知情者,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出面,与警方合作侦破了案件,送温迪班克上了绞架。

  有人说,这个剧情有点眼熟。没错!这就是《斯泰尔斯庄园谋杀案》的部分内容。《分身案》虽然简单,但它却是《希腊棺材之谜》、《斯泰尔斯庄园谋杀案》的鼻祖,阿加莎·克里斯蒂和曼弗雷德·班宁顿·李以及弗雷德里克·丹尼都从福尔摩斯小说里汲取了很多营养。克里斯蒂笔下的阿尔弗雷德·英格尔索普以及艾勒里·奎恩笔下的佩珀副检察长都是这样的人物:前者为了钱财娶了一个比自己大了近二十岁的女人,而且也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后者则通过“雷明顿”打字机的特点想栽赃诺克斯大富翁是杀人犯,以掩盖自己杀人的真相。道尔爵士也许是无意的,但他的这篇作品在后世起到的作用,只怕是九泉下的他也没能料到的。

  本案和《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的中文译文都具有很有意思的一段:华生前脚刚问福尔摩斯罪犯是谁,借着都被门铃声或者侍者打断,然后罪犯本人的全名被报了出来,一语双关。陈羽纶先生的这段译文的确很精彩!

  最后要剖析一下的就是原本姓萨瑟兰的温迪班克夫人在里面的角色,她估计是被詹姆斯·温迪班克花样巧语,以利诱之,表示“只要女儿跟他们一起生活,他们就可以享用她的钱。就他们所处的地位来说,这笔钱财相当可观。失掉这笔钱,境况将大不相同。所以值得去拚命保住它”。所以她见钱眼开,扮演了一个非常不光彩的角色。但她想不到的是女儿会那么爱“霍斯默·安吉尔”,他的失踪对她的伤害那么大。这就是亲情不敌金钱的典型。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